-Gabriella-

闲的没事瞎开的
just舔粮

姐弟!!iv翅膀真的超好看啊啊啊啊…

【偶像梦幻祭】同桌的家长与我的家长不合,怎么办,急,在线等(下)

Yggdrasil:

段子的后半部分


Attention:


吐槽体,胡说八道【高亮】,全程高能+OOC【高亮】,请不要较真。虽然有孩子但不是ABO设定,我也不知道孩子是怎么来的,就当是上天赐予大家的宝物吧。孩子的姓氏不代表攻受,仅代表作者个人喜好(虽然大多数都跟攻受有关)。


《同学&家长》系列第一篇脑洞,可能出现cp包括宗みか、涉英、零晃、翠千、阿多薰、司leo/leo司(无差)、红敬、夏纺/纺夏(无差)、泉真/真泉(无差)、凛绪/绪凛(无差)


本文为微博上的著名梗“如果你家cp的孩子考了43分会找谁签字”的衍生。在某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我和makemake对这件事情进行了讨论,脑洞跑偏之后出现了这篇文。


(接上文)


9.


挂科大潮汹涌澎湃,整个级部无人幸免。这件事发生之后我其实挺担心鬼龙的,毕竟莲巳叔叔对他的要求也相当严格,所以当早上和他一起上学时看到他也平安无事时,我在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父亲大人说……可以理解但是下不为例。”


莲巳叔叔确实是个在关键时刻比较通情达理的人。


当时我一口血就要喷出来,哀叹这个班里只有我最惨。



朔间那边则是另一番景象。


“昨晚我回家跟他们说了,老爸说没关系,不过妈有些生气……”


“然后呢?”我问道。


“然后老爸摸着我的头说:‘别害怕,他以前考得还不一定有你高呢……”


“虽然我也觉得看妈那种很生气却又不敢发火的别扭表情很有趣,但是却莫名其妙的有一种被他们秀了一脸的感觉……”


……


你别感觉了,你就是被他们秀了一脸。


10.


要说惨的,其实也有。


高峯就是过得比较惨的。今早他来到教室的时候人相当的憔悴。我问朔间知不知道高峯到底怎么了,趴在桌子上的朔间揉了揉眼睛,“他啊……据说昨晚被守泽叔叔念叨了一晚‘想要做真正的hero就要好好学习不能挂科。’”


加油,高峯,虽然现在你离成为真正的英雄还有一段距离,但我相信你早晚会成功的。


如果是妹妹的话就会变成“魔法少女”吧……抱歉,这只是个毫无恶意的猜测。


比高峯还要惨的是朱樱,不过在谈他到底怎么惨之前我想首先谈一下朱樱这个人。


据说当年月永叔叔与朱樱叔叔曾经就他到底该跟谁姓进行过相当激烈的争论,两个人谁都不肯做出让步。最后,Knights的国王大人一拍桌子,给出了一个最公正的解决办法——


他们两个人猜拳决定了孩子到底该跟谁姓。


从结果来看,赢得了这次比赛的人是朱樱叔叔。


朱樱挂科这件事既在意料之内又在意料之外。与日日树一样,他也是那种脑子转的很快,思维也很跳跃的人,并且学习非常也认真。不过大概是因为他脑子转的太快了,没什么人能跟得上他的思路,所以他总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在数学课上背英语单词,在英语课上写国文作业,在国文课上做数学题……这些都是他曾经干出来过的事。


今早老师要检查试卷的时候,他对老师说忘记带,结果被老师请去办公室喝茶了。


啊……套路……


“你真的忘记带卷子了吗?”当朱樱从办公室回来之后,我走到他的桌子前,认真的问他。



“别提了,斋宫……”这个顶着一头凌乱橙发的家伙生无可恋的对我说道:“昨晚把卷子拿去给我老爸签字。本来!!本来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反正他也不是很care我考了多少分的。但是!!!就在马上要下笔的时候,他突然喊了一句‘Inspiration!’我当时被shock到了!!!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卷子上已经被他写满了乐谱……结果?……结果当然是被daddy发现了。他把我和老爸都骂了一顿,还对我说‘考试不及格简直是我们朱樱家的耻辱’……”



我面无表情,听着这小子声泪俱下的给我讲述他昨晚的悲惨经历,我的内心竟毫无波动。


我甚至有些同情朱樱叔叔。


真的,朱樱,如果不是因为你考试的时候突然高喊“Inspiration!”然后在作文纸上算上周老师没讲完的数学题,你怎么会只考43分呢?


11.


按照惯例,考完试之后都是要开家长会的。


Double Kill!


在听到老师宣布这周末要开家长会的时候,我和日日树同时转头看向了对方。


“这次家长会谁来给你开……”他问我道。


“不是很清楚……来的人大概会是父亲,不过他最近比较忙。如果他没有时间的话,也有可能是我爸爸来。你呢?”


“这个嘛……命运的事情,还要去向诺伦三女神去请教,至于我等凡人……”


“说人话……”


“我不知道。”


我们两个又一起回头看向了后桌的朔间,他摆摆手说,“别看我,我妈讨厌这种麻烦事,让他来这坐着听老师扯一个小时会把他逼疯的。赌一个学期的番茄汁,来的一定是我老爸。”


没人想要你的番茄汁——我翻了个白眼,内心却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压力。我想,这大概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严肃的考虑由哪一位家长来开家长会更好。


12.


在那之后的两天我一直在思考,在已经确定了朔间叔叔会出席家长会的情况下,来为我和日日树开家长会的是分别是谁比较好。


我首先设想了最佳状况——日日树叔叔,朔间叔叔和我父亲一起参加家长会。这是所有状况中最完美的——一场令人感动的旧友重逢。就算是达不成完美情况,如果是みかdaddy出席的话,另外的两位也会相处的相当愉快。


再差的情况大概是みかdaddy和天祥院先生坐在一起。我不能确定朔间叔叔会有什么反应。但是みかdaddy与天祥院先生相处经历大多都是不怎么愉快的。


而这其中我们最不愿意看到的,也是最差的一种情况,是天祥院先生,朔间叔叔和父亲三个人同时出现的场合。


我就这样在忐忑不安中度过了这一周中剩下的几天。


朔间表现得很平静,每天该睡就睡,不到学生会检查坚决不醒。不知道是因为在学校呆的时间久了已经摸清楚了学生会检查的规律,还是因为他身上装了探测鬼龙的专用雷达(我怀疑他脑袋上的呆毛就是信号接收器),只要鬼龙领着学生会的人走近教室,他就立刻收拾好东西,端正坐好,从来没有被查到过。


日日树则是在察觉到了我情绪低落之后每天变着花样想要逗我开心。


“呀呀~早安我的同桌♪很高兴今天的我们又重逢在光辉与惊喜之中,那么~今天你有心情穿女装吗?~☆”


“没有,下一个。”


13.


最终,在这周的最后一节课结束之后我们终于等来了家长会。我们收拾好了桌子一起出了教室,站在教室外面的走廊上,等着各自的家长到来。


我们靠着窗户,望着校门口,学校的大门打开,家长们便都走了进来。这时,朔间打了个响指,指着远处说:“啊,斋宫,你看那边。”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在人群之中发现了熟悉的身影……


两个男人并肩走进了校门,似乎在交谈着什么。他们一样都身材高挑,着装虽然平常,但非同常人的气质却让两个人在人群中变得异常显眼。


那是父亲与朔间叔叔,他们两个在学校门口就已经碰到了。我的嘴角抽了抽——还是要优雅,要保持微笑的。此时比起父亲,我心里其实更期待能看到みかdaddy。


小吸血鬼拍拍我的肩膀以示安慰。


班门口已经聚集了很多人,然而自始至终我们都没有看到日日树的家长出现过。


“该不会是路上碰到堵车了吧,”朔间倚在窗框上朝外看着,“不然打电话问一……”


“你们怎么还在这里?”话音未落,便有人从远处对我们如此说道。我抬头一看,发现是鬼龙。他抱着一摞书向我们这边走过来。


“是因为我爸爸他还没到……啊啊……为什么会这样呢?”日日树有些失落的托着腮,蹲在墙边,“不过话说回来,我们似乎也没有看到你的家长啊。”


“呃……父亲大人给我发了消息,”鬼龙停了一下,“因为要去接一个人所以耽误了一些时间,三分钟前告诉我,他们马上就要到门口了。”


“父亲大人”说的应该是莲巳叔叔,可现在这个时候到底要接什么人呢?


“我先去学生会那边了。家长会结束之后我再回来找你们。”他对我们说道,然后抱着书离开了。


“接人?……”墙边缩着的日日树疑惑的看着鬼龙远去,突然,他猛地站了起来。在我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他就已经从书包里翻出了手机——按出号码的速度快到我只能看见他手指的残影。


他这是怎么了?


一脸懵逼.jpg(斋宫限定)


电话接通,紧接着,我们便听到了电话那头传来了日日树叔叔的声音——


“呀呀,下午好——我最可爱的天使,初春的花蕾,将要展翼飞翔的幼鸟——我是日日树涉,你亲爱的daddy日日树涉☆~是什么让你如此焦急的呼唤我呢?是关于家长会的事情啊。哦,真是抱歉,我现在摄影棚里走不开,不过不用担心,英智已经说要代替我过去了。辜负了你的期待是我的过错。啊……我也劝英智留在家里休息,但是他执意要去呀☆~他说想要回到我们曾经的学校与年轻人一起,感受一下青春的活力与喜悦呢☆~稍等一下,摄影师现在正在等我。英智他大概已经到了。那么,晚上见了,我的天使,神赐的礼物,希望你能度过愉快的一天☆~”


说完,日日树就被他“亲爱的daddy”“无情的”挂掉了电话。


14.




日日树沉默了许久。









他看着我和朔间的眼睛,十分认真的说道:“斋宫,告诉我这都是梦……”


“很遗憾,我给你的回答和上次你给我的回答一样,不是。”


“你们觉得我们现在给杏阿姨打电话让她过来劝架还来得及吗?”


“那还不如现在去教务处找椚主任来得快一点呢……”


“来不及了。”朔间从窗台边走到我们的背后,拍着我们的肩膀,双手按着我们的头,“来,听我数‘3,2,1’,头先向左再向右。”


“3。”


“2。”


“1。”


他轻声说。


“暴风雨就要来了。”






15.


作为一个两位家长全部出生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的纯正21世纪青少年,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恐慌和2012末日的绝望都是距我太过遥远又飘渺的东西。我所能想象到的最恐怖的事情,就是斋宫宗和天祥院英智坐在一起开家长会,他们的背后还坐了一个朔间零。


还好逆先和深海和我们不是一级……


向左——我看到父亲和朔间叔叔拐过了楼梯口,一边聊着一边向教室走来;向右——我看到了天祥院先生向前走着,数过一间一间教室。最终,他们分别在距离我们四五米的地方停下了。


“你们怎么还在这里站着……”看到我们愣在原地,父亲皱着眉说道。然而他没等说完,他就已经看到了站在自己正对面的天祥院先生。


“呀,朔间和斋宫,”天祥院先生面带微笑,“好久不见啊。”


父亲的脸色骤变,走廊中的气压忽然变得低的让人呼吸困难。我们三个人紧紧抱成一团缩在走廊中,谁也不敢说话。


“确实是久别重逢,”朔间叔叔答道,他往我们这边看过来,对我们笑了一下,“你们的座位都在哪里?”


最靠近教室门的日日树慢慢抬起手指向教室最后面三张空着的桌子,我能感觉到他的手在颤抖。背后的朔间立刻补了一句:“最后面那个单桌是我的。”


“哦……是这样啊,”天祥院先生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他站在门边做出邀请的动作,“那么两位,一起吧。”


他笑得意味深长。


世界在我的身边变得安静下来。我已经听不到学校里的喧嚣,只有脑内一个个惊雷炸裂,空气里弥漫着火药味。


是的,暴风雨就要来了。













“我有点后悔刚刚没来得及跟鬼龙说一件事。”我用极轻的声音说着。


“爱过?”日日树歪头瞟了我一眼,被朔间狠狠瞪了回去。


“我想让他不要忘了以后每年的今天都去我的墓碑前给我放束花……”







16.


五分钟后,家长会正式开始了。


与此同时,一个新帖子出现在了梦之咲学院校内论坛的首页上。


梦之咲学院主页/校内论坛/日常交流区


主题——【求助】同桌的家长与我的家长不合,怎么办,急,在线等。


发帖人:gentilhomme*


————————————————————


……


END


gentilhomme:法语 意为绅士(mado姐的名字是法语中“小姐、淑女”的意思,所以给小哥哥起了这样的ID)




碎碎念:


段子就讲到这里了。
讲段子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情。如果大家看着也开心的话,那是我的荣幸。


如果有续篇的话,会让一些在这一篇中没怎么出场的小哥哥和小姐姐在下一篇变得活跃起来的。


感谢阅读。


Yggdrasil/Ash Askr


with


Makemake @Makemake开学神隐

傻蛋全身长花的话感觉会很好看……………
(画不出x

-栗子唧-:

「君が僕の側にいるから。」

「ずっとこのままでいい。」

「このままで...」

和泉 一織 : Yuuca
七瀬 陸 : Gabriella

phx : 空喵

协力 : 狗蛋

很愉快的一次拍摄!!能拍出想象中的イオリク真得太好了^q^
感谢摄影和后勤!也辛苦戒夜特地一个人坐飞机跑来外地拍片💦
イオリク激推し!!!🎉

困得不行了于是画了个Sherbet…瞎涂 瞎涂

Lyndol:

最近要休养一下眼睛所以可能不太能写新的……
(然我觉得我还是会作死)

请问一下这个本有人需要吗,需要请告诉我一声我看看要不要做,要做我再努力一下(你能不能再不靠谱点)

刊名/うす温い吹雪

原作/ iDOLiSH7

CP/ 四葉環×逢坂壮五

文字/ 我

类型/ 青春伤痛(1/7青春+6/7伤痛)

时间/ 第二部完结后&第三部发布前

字数/ 约8w(修后/部分情节会修)

封面&RC用小头像/ 老残  @分岛ノコ  (附图不是封面是封底)

番外/ 大概没有(因为想说的话说完了,第三部都开了)

特典/ 大概也没有(看了半天耳钉不是太便宜就是太贵,别的还能做什么好呢请提示我)

占tag抱歉